悟見天道文化網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查看: 1731|回復: 0

韓老前人雨霖所知師尊辦道歷史

[複製鏈接]
345mp3 發表於 2011-10-2 13:23:1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人( 韓老前人)於民國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求道,那時去北京檢查病,
遇見宮彭齡引見到研究班。
畢班時,活佛師尊大施顯化,本人( 韓老前人)從此立志修道、辦道。
年終病癒回天津,又脫了大劫難,因本人( 韓老前人)去北京後,在天津工廠遭到綁票,綁票的人要綁我( 韓老前人 )去,因我去北京未遭劫。

二十八年正月初四日去北京老師、師母。回天津每日去佛堂練三才報字,隨點傳師各處開壇。
於日本抗戰時期,各處變亂,人民困苦,求道者皆能脫劫避難。
民國二十八年七月,大水淹了華北數省,天津市內,法、日、美租界地各處均水深七、八尺,
市內撐船。天津胡道長桂金在法租界光華里住,因大水淹沒,遷移城內北門西,明德佛堂居住。
本人( 韓老前人 )每天去明德佛堂演練三才,與胡道長天天見面。
後來各位前人等研究給老師買房子,本人( 韓老前人 )也助五百元購屋。
因天津道務宏展,接老師來天津,臨時住在霍永盛家中,不是長久之事。
於民國二十九年在天津城內府署街,買下一棟雙併四合房,本人( 韓老前人)每天去操持整理一切,胡道長也搬去住好,接老師、師母來天津暫住。
本人( 韓老前人 )全家老父妻子等,於民國二十九年四月搬回寧河縣潘庄鎮老家居住。
本人( 韓老前人 )一心捨身辦道,在天津同胡道長在一起,宮彭齡管帳目一切,因他去外省開道,報告道長說:『 韓先生辭事不作,一心辦道,總壇帳目可以由他負責。』道長報告師尊。
由民國二十九年至三十七年這一段時期,同胡道長、張前人、孫前人與本人( 韓老前人 )同住七年之久,胡道長老父、兄、弟等均是十七代祖師之弟子,與師尊、師母均是師兄、師弟,對於老師家庭之事知之甚詳。
老師降生於前清光緒十五年七月十九日,降生時天壇失火,華北半個天全是紅的。
老師家住濟寧鄉間,雙劉店小村莊,老師父親家有農田,濟寧有一小商店。
老師二十歲時,常往濟寧街市與朋友來往。有一季農田收割之時,老師對於農工不熟習,老師父親說:『 在家門口充當英雄,那有什麼好看!有本事外面創去。』
老師一聽自己難過,一氣之下去上海。老師有一姑丈在上海軍營服務,老師去投奔當一名軍人。
老師身體魁武升一小軍官。
不過一年,家中去信言說他父親病重。老師急急回家,看護父病並不嚴重。
過幾日,老師父親囑告老師好好做人,我不行了!你給預備什麼木材,不要多浪費。
大家看他老人家年歲不老,病也不太重,就未去做。過了幾日,他又說:『 你們不聽我的話,要耽誤了,叫吾著急。』這時才買木料,並未動工作。
他老又說:『 你們不聽我的話,叫你買木材,你們不聽,多用錢買這個木材,不對我的心意。』
他老未看見就知道,趕快去做。過幾日,大家看他老人家有一點不大好,
這才預備糊紙轎、紙人、壽衣等預備好了。
有一天,他老對大家說:『 我要走了,給我穿衣洗臉。』
大家著忙侍奉他老人家一切就緒。
他老說:『 吾要走了,你們不准哭。』說完就閉眼走了。
大家一看,斷了氣,這就哭了。
忽然,他老又睜開眼說:『 吾不叫你們哭,你們一哭吾心又亂,所以吾又回來了。
你們給我預備的轎也未給我焚燒,我走到某某地方,聽到你們哭,所以吾回來告訴你們。』
大家這才想起糊的轎未燒。
喪事辦理完畢,老師就負起全家責任,維持生活,侍奉母親,心中耿耿思維對父未盡奉養之道。
至民國四年遇見褚老師傳道說:『 修道能超拔父母,脫輪迴苦海。』
老師一聽能超拔父母,想起對父未盡孝心,就有心求道,又怕受騙。
所以他老跟母親說『 有這一貫大道,能超拔父母,我想您老先去求道,
看看如果是真道,吾再去求。』
於是他老母親就先去求道。以後上佛堂聽人講說大開普渡,如何如何……。
他老母親才跟師尊說:『 你去求道去吧!這道是真的不假。』
老師這才去求道,以後跟隨褚老師( 那時點傳師均稱老師 )各處渡人辦道,
齊家立佛堂想超拔父親,那時佛規渡一百人才能超拔一層父母。
二年時間,老師才渡了六十四人,心中煩悶渡不了一百人不能超拔父親。
褚老師稟告祖師說:『 一人渡一百人很難,有一位張先生實在無法渡一百人,
才渡六十四人,不能超拔父親很難過。』
老祖師想一想也知道不容易,他老就請示老母:『 渡一百人很難,求老母慈悲可不可以減少。』
老母隨後就批訓說:『 好吧!從此人開始六十四功加一果。』老師這才超拔老父升天。
現在齊家就可以超拔一層父母,這是民國二十八年老師暫定佛規時,求老母大赦從寬,從此齊家者即可超拔一層父母。至現在還是遵此佛規,如果超拔祖父母或是姑舅師父等,必須有大功者才可以。老師跟隨褚老師辦道,過了幾年褚老師歸天了。
此時我們老師並未見過祖師,褚老師歸空後,老祖師聽褚老師說過:『 有一位張先生人品德性很好,是一位人才。』
這時老祖師想起就派人把吾們師尊找去,就問我們師尊說:『 你的老師不在了,你想跟誰修道?』
老師回答說:『 我聽祖師吩咐,讓我跟誰我就跟誰。』
老祖師一聽說:『 好吧!你就跟我吧!』從此以後老師就跟老祖師直接辦道了。
至民國十四年老祖師歸天,老祖師得的喉嚨病,不能吃東西。
臨終時召集各弟子說:『 修什麼道!我得這個病,去買肉去。』
各徒弟不去,他老說:『 讓你們去,我要吃肉開齋!』有人就買來了。
煮好了,他老讓大家吃,他老也吃。
可是他老不能下嚥,各弟子也有吃的,我們老師一看,心想這是大考,就暗中躲一旁去了。
自古以來修道全是老師考徒弟,現在我們修道得知道,自民國二十九年三月十五日老師請老母到壇在天津霍宅,本人( 韓老前人 )報字,李定斌乩手,老母指示,還要立爐立會,考煉人才。
老師跪求老母說:『 免了吧!孩兒無才無德,擔不起這個大責任,請您老另選賢能,再三懇求免立爐會。』
老母乩筆一撮說:『 好吧!從此以後以天地為鼎爐,永遠免去爐會。』
至今五十多年並未有立爐立會。
吾們今天修道在天地鼎爐之中,無形無相之鍛鍊全不之道,受考也不知道。
希望大家時時謹慎,不可疏忽,以免造過。
老祖師歸天之後,各處領袖全以為道高德重,這道統誰接續呢?
就請示老母,到壇指示說:『 但等三月百日後,自有消息對爾聞。』
未到三月,各領袖又問老母的,老母一氣之下說:『 你們各有天命。』
大家一聽就以為各有天命,功高的領袖就各辦各事去了,我們老師心想:天下無二師,那有各有天命呢?老師就等過了百日,老母到壇指示:天命由祖師老妹妹( 大家均稱老姑奶奶 )代理天命十二年。
老祖師前清道光二十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生,光緒三十一年三月十五日奉領天命掌道盤普渡眾生。
至民國十四年二月初二日歸天,領命二十年,享年七十六歲。
至民國十九年老母有訓:因天時緊急,劫難來臨,老姑奶奶代理天命十二年,以陰陽合曆,改為六年。
師尊師母二人領命普渡三曹,在家出家,並指我們老師與孫師母必須有夫婦之名,此訓一出大家嘩然!

罵我們師尊。老師去單縣( 師母是單縣人 )辦道,大家要打出去,我們老師也不敢去了, 十七代弟子等濟寧一帶道親也毀謗。有一次老師在某某地方辦道,忽然見師母等人也去了,老師一見說:『 你們作什麼來 !』
師母那時很尷尬,隨師母辦道的人說:『 老祖師有命說:『 今天你們去某某地方有事。』我們遵師祖之命來的。』
正在這時候,老祖師來到說:『 你們二人必須有夫婦之名,老母有命,我祖師作主,
結為夫婦,就在今天,不能違老母之命。』
我們師尊、師母一聽,怕得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諸天仙佛來借竅者有多位賀喜,老祖師有命,( 師母 )一定要去我們老師家中,不去不行。
師母隨(之)大家到我們老師家中,老師家中劉師母破口大罵,
我們師母在老師家過了一晚,哭了一夜。
隔天就同師尊與各位信徒從去濟南住下,慢慢發展道務,濟寧不能住。
十七代祖師弟子也毀謗老師,可是隨從我們師尊師母這些人,也是十七代祖師之弟子,因知道這一切之事是上天安排,不是大家所說毀言謗語,所以返回又拜我們老師師母。
我們胡道長父母、兄弟全是十七代祖弟子,跟隨我們師尊師母辦道日久,全知道這種種一切之事。
還有劉師母不承認這事,她兩手倒背身後,不能轉動,有一月之久。
我們胡道長勸她老說:『 你承認吧!這是上天主使你受考。』
劉師母叩頭求老母慈悲說:『 我承認 。』她的手才轉過來。
師尊師母在濟南慢慢從頭再開闡道務,二、三年之間,開到青島、徐州、蚌埠各處至二十四年。
有一位劉向前老先生是大名府人,在山東求道來天津開道,不認識人,開道最難。
他老人家在天津河北公園,坐在草地上,手拿一本理數合解自己唸來唸去,每天如此三月之久。
忽然,有一位公館當管雜事的伙夫向老先生說:『 我看你天天在此唸什麼?』
劉老先生說:『 你不知道現在大開普渡,我在此地找有緣的人,勸他求道,能脫苦淵,脫劫避難。』
小伙子一聽就說:『 你看我行不行。』
劉老先生說:『 可是你一人不行,我們老師在濟南,你要再渡幾人,
我可以去濟南,請我們老師來傳道。』
小伙子一聽就說:『 我不認識字。』
劉老先生說:『 你姓什麼?』
他說:『 我叫任希舜。』
劉老先生說:『 好名字,你拿這本書找認識字的人看看,可以渡他。』
任希舜拿這本理數合解就到算卦的地方讓他看,這位算卦先生姓于名鴻洲,學問好,一看此書,問:這是什麼人給你的?
任希舜就把劉老先生說的普渡眾生一貫大道等情形。
這時算卦的于先生找梁耀先,也是算卦的。
他們就找劉老先生說一貫道普傳的事,於是他們又渡三、四人共有七人。
劉老先生去濟南請老師來天津辦道,住在天津河北亞東旅館。
見了這幾位談論大道之寶貴,因無有佛堂臨時就在旅館,點道開壇,仙佛到壇,
乩手齊丙寅,老師自己報字。
講三寶之後,老師說:『 你們再渡人我再來。』老師就回濟南去了。
這幾位求道之後,全知道好就渡人。過了一段時間,共有二十人。
劉老先生又去濟南請老師來,仍在亞東旅館,臨時點道。
老師說:『 你們有志願辦道,找地方立佛堂,大家研究,知道道的寶貴,才能普遍闡開。』
老師走了之後,大家出錢,每人一元租了一棟房子立佛堂,買了一張床。
第三次請老師來辦道,以後慢慢道親也多了,再請老師來辦道。
老師就派胡桂金點傳師騎腳踏車,由濟南沿路辦道到天津,辦完道又回去濟南。
以後天津渡人求道,也有旁位點傳師來辦。
到二十五年,天津道親就多了,在法租界光華里,找一棟房子,請師尊師母來天津住幾天。
此時有孟慶周做飯,張文運前人在光華里管帳看佛堂。
正在這時,山東有一位馬思偉創一心天道龍華聖教會,自稱馬皇帝。
在山東濰縣,有三宮六院,信他道的全姓馬,衣服全是左大襟,也很盛。
政府知道了派人去山東查問,派去的人不知在什麼地方,到濟南問人:『 一心天道在什麼地方?』
有人說不知道。又說:有一位張老師,你問問他也許知道。
到我們老師家問:『 你這裡有姓馬的嗎?』
老師說:『 有。』
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吾們老師,還有齊周銘點傳師、齊丙寅乩手、王星五點傳師等五人送到南京,一詢問不對,錯了。
有句俗話:『 有錯拿,無錯放。』
糊里糊塗就關在牢獄之中,在獄中老師急躁問老祖師這樣怎能辦道?
祖師說:『 你們忍耐,老母前者有訓:五老金陵爐。』
老師說:『 我不知道要關多少天呢?』
祖師說:『 三百天。』
老師說:『 太久了。請老祖師求老母慈悲減輕一點好嗎?』
過了幾天,老師又問,
老祖師說:『 老母慈悲減三天。』
到了三十六年春,政府有命,找保釋放。
真是差三天開釋,可是找保辦手續又耽誤了三天,還是三百天。
在老師受難之時,各處道親怕怕,不知如何是好?
在這段時間,師母由濟南到天津各處奔跑,告知大家,這是魔考,大家不要妄動。
在這時天津法租界佛堂,有幾位前人問仙佛說:『老母有說:將來彌勒出世平收萬教,什麼時候?
現在老師被困,吾們怎麼辦呢?』
南極仙翁到壇說:『 快了,過幾天你們就知道了。』
大家一聽很高興,還不讓他人知曉。過了幾天,他們幾人又問南極仙翁。
仙翁說:『 明天就來到,你們可以去西沽某某橋上等候,穿的什麼衣服,手中拿一手杖,什麼鞋。』
大家一聽全高興,不讓其他人知之。這幾人第二天早晨就去某某橋上等候,
果然來了一位,大家一看是窮人,不像祖師,有人說穿的衣服鞋等,看看對不對?大家詳細一看全對,於是上前去問:『 你老人家從什麼地方來?』
這窮人說:『 吾從西方來。』
大家一聽這不錯,正是仙翁說的老祖師,
趕緊上前扶他老人家說:『 我們聽仙翁說您老人家來到,特別來接您老人家,隨我們走吧!』
遂後雇三輪車接他老人家,先到澡房剃頭洗澡,買新衣服煥然一新,
大家一看真像祖師,請他吃飯,住在交通旅館,大家侍奉。
早晨起來吃早點,這時他掉眼淚,大家問說:『 您老人家別難過,有什麼事嘛?』
此人說:『 沒想到我還有今天。』
又過一天,知道的人也多了,有人報告師母去了。
師母說:『 你們貪心妄想受大考了。』
大家再一看也不像樣了。
再問他:『 你姓什麼?你做什麼的?』
他說:『 我是要飯的,你把我請來做什麼?』
大家一聽錯了,讓他走吧!
他說:『 你們把我請來又叫我走,我往那裡去?』
回來大家又送他一點錢,他才走。
所以我們修道不能起貪心妄念,這一段過去的事,也算笑話。
本人( 韓老前人 )由民國二十七年求道,二十八年正月初四日去北京見師尊師母,
從此捨身辦道,並未立愿。
二十九年大家給老師買房,本人( 韓老前人 )同道長等,各位前人住在一起, 辦理印書局、立學校( 忠恕小學校 )、買墓地為道親百年後之事,開診所,天津共有五處。
本人( 韓老前人 )經營各種錢財帳目等事。
至民國三十年三月初三日領命為點傳師,此次師尊師母在天津初次放命,共三十六位,
各處地方接有保薦,聚在一起辦理。
此時胡道長仍稱點傳師,因各處來信有稱胡道長者,
報告老師說:有人稱道長。
老師見信就說:『 你現在就算道長好了!』從此以後各處來交代辦事之人均稱胡道長。
此時中日戰爭正劇烈,由二十六年七月七日,日本在蘆溝橋發生侵戰至此數年,
人民遭殃,中國政府退怯,四方鄉間民不聊生。二十八年華北大水災,數省被淹。
到二十九年,餓死者有二十多萬人。
華北一帶人民自保,各鄉村練紅槍會邪法,刀槍不入,日本見了不敢侵入。
此時大道也宏展,因求道者均能脫劫避難,人人平安。
至民國三十二年日本戰力將要敗,筋疲力盡了,濟寧至兗州一段鐵路要拆,
老師全家劉師母名淑珍( 一八九五年生屬羊 ),師兄茂明又名英譽( 一九一七年生屬蛇),
師姐名茂錦( 一九零五年生屬雞 ),師嫂名陳建榮( 一九一六年生屬龍 ),老師孫女名德玲,在天津生一孫兒,老師起小名津生大名德潤,以後又生一男孫名德善。
在天津住三年時,每隔三日或四日,本人( 韓老前人 )一定去問問缺少什麼東西錢財一切等事。
劉師母慈眉善目,可是見面常說:『 你們孫師母,那是大考道的,我等只可點頭而已。』
老師家中儉樸與平常家庭一樣,到民國二十五年秋,在四川開道各位前人,
因四川道務宏展,請師尊前去看看,與大家結緣。
有一位甄中和,他是空軍小隊長,駕機來接老師師母,老師因有事不願意去,他請假一個月。
至一個月後,老師還未去,他就辭職不做了,一定等老師前去。
過了兩個月後,老師師母一定前去,隨師駕的選一位坤道,北京張道長找了三位大小姐。
老師選了一位周淑賢,三十六歲大小姐,吾們北方稱周大姑。隨師母駕於三十五年同去四川。
三十六年八月十五日,師尊歸天後,各處共產黨興起,道也停止,人民逃亂。
於三十八年師母也避難到香港,四十三年隨師母來台灣,就是周大姑一人同來。
六十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師母回天交旨,周大姑隨王浩德離開台灣,至現在不知在何處。
師母靈柩埋在桃園大溪對面山坡地,因此地號寫的是王浩德他那邊道親 ─ 于先生之名,因此別人無法改建也。
甄中和老先生也來台灣,師母來了之後,他也未見面。
民國七十六年在中壢歸天,現在無人可知,因他有幾位空軍後學,現在也不在世了。
我們師母雖然是十七代祖師弟子,並未見過老祖師之面,我們師尊隨褚老師去單縣辦道之期,我們師母那時只是一位誠心道親而已。
褚老師歸天之後,老師才領命,又去單縣辦道。我們師母隨她老母親常往佛堂操辦道務,所以這時期才熟識。
後來至民國十九年,師尊師母結為夫婦之大考後。老母有命,普渡三曹,亙古未有之事,至今普遍各國,證明天命不假。
老祖師辦道之時,只能超拔父母,未有渡大仙之事。
我們師尊師母結為夫婦之名後,頭一位氣天之仙求道的是雲遊姑娘,那時大家不明白,無人敢渡,是我們師母花十塊大洋錢渡的。
從此各處鸞壇大仙求道者,日益增多。遊字班大仙,雲遊姑娘為雲字班仙長,因她助道有功,老母加封教化菩薩,雲字班三千名已滿。
後來再有大仙求道者,為悟字班。王陽明求道後,是悟字班第一名,為悟字班仙長。
民國二十八年,本人( 韓老前人 )每天去佛堂報字,常有大仙到壇訪原人渡他求道。
本人( 韓老前人 )在舊曆十月間,有一天心想渡十人,不一定有成道的,渡一位氣天大仙即時超氣入理天, 准成,我( 韓老前人 )做一個大仙前人也好。
心又想找一位有名的,世人皆知的才好,隔天去佛堂一開壇,報名號司馬光,
奉南極仙翁之命,來壇訪原人渡他求道。
南極仙翁為氣天仙長。
我( 韓老前人 )心一想,昨天我( 韓老前人 )動念想渡一位有名望之大仙,今天司馬光到壇訪原人,我( 韓老前人 )心一動就想渡他。於是報告胡道長掛號,我( 韓老前人 )渡司馬光。
至隔年二十九年正月十六日隨道長去濟南求老師點大仙,還有劉夢榮老前人,還有一位王萬金先生也同去渡大仙。
這天老師回濟寧,師母找人往其他佛堂,請來三才開壇。
師母請示南極仙翁,這幾位大仙可否准他們求道?功德費若干?請南極仙翁指示,
南極仙翁到壇說:『 王萬金渡大仙功德費黃金萬斤。』王萬金一聽不知如何是好,
此時師母就說:『 老仙翁不要開玩笑!萬金誰能有?』
仙翁說:『 減價仟元好了。』
師母說:『 太多,他家還有父母兒女生活還得要顧,減一點。』
老仙翁說:『 最少八百元。』
此時道長問王萬金說:『 你看可以嗎?』
王萬金回答說:『 可以。』
轉筆又叫:『 韓恩榮( 韓老前人 )你渡的這位大有名氣,可是貨高價出頭,
不折不扣一仟元,言無二價。』
師母此時又求說:『 韓先生他本人一心辦道,不賺錢,可以少一點。』
老仙翁說:『 言無二價。』
此時我( 韓老前人 )說:『 可以。』
當初我( 韓老前人 )想渡大仙,心中打算一仟元可以。今天仙翁一說,正是我(韓老前人 )的心意。
師母點完大仙求道後,吃午飯,下午師母派人領導至濟南市看看名勝,轉天隨胡道長回天津了。
一九九四年九月 韓老前人恩榮書于福山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悟見天道網 微信ID:myoktw

GMT+8, 2019-8-19 01:32 , Processed in 0.081432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Free Web Hos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