悟見天道文化網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查看: 912|回復: 0

天道弓長祖師:張天然師尊傳

[複製鏈接]
345mp3 發表於 2017-6-19 16:17:1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天道弓長祖師:張天然師尊傳

十八代祖係濟公活佛分靈倒裝下凡,於清 光緒十五年(歲次己丑,西元1889年)七月十九日(陽曆八月十八日)降生於山東省,距離東嶽泰山西南約百公里的濟寧城外南鄉 雙劉店。太師尊諱玉璽,太師母喬氏,育有二男一女,恩師居長。

       濟寧東方約三十公里的曲阜,乃是至聖先師的故居,而這一帶也是周公長子伯禽的封地--魯國。東嶽泰山則是天子舉行封禪祭祀的所在地(註);也是道教所稱泰山府君、東嶽大帝等神仙所居住的地方。
 
‧代代豪農 稱呼「張善人」
 
        恩師先祖代代豪農,領有百數十餘畝的田地以及寬闊的宅邸。在地方上興辦慈善,舉凡修橋舖路、捐獻寺廟等公益事業無不全力以赴,因而深獲鄉里好評,人們都喜歡稱呼「張善人」。

大家都知道曲阜是孔子故居,這一帶書香鼎盛,張善人代代建立學塾,延聘教席,獎勵學子免費入學,因而恩師在四、五歲就上學。

         自從明末以來,一般研究學問的風氣已傾向於三教兼修。恩師在十八歲就讀遍儒學四書五經,以及朱熹、陸象山、王陽明等理學,更涉獵諸子百家的典籍。在此時已經建立了三教一源、五教歸一、萬國一理、促進世界大同的理想。因此取儒家「維皇上天」,以及道家「虛無自然」,而號為「天然」。

        當時正值中國內憂外患之際,恩師於宣統元年隨姑父張勳章從軍,在南京、上海一帶服役,擔任本部主計的工作。在這一段期間目睹同胞互相殺戮,無辜百姓失去家庭、田園而流離塗炭的慘況,其惻隱之心油然而生。宣統三年(辛亥,西元1911年)突然接到太師尊病危的消息,恩師於是辭去軍籍返鄉照料,年終太師尊便逝世了。

        至民國二年(西元1913)服喪期滿,恩師乃奉太師母之命,娶朱師母,翌年師姐出生。然而朱師母卻產後體弱多病,不久就歸空了。後來師尊再娶劉師母,育有二子,長男大師兄名英譽,字拙樵;次男不久歸天。師姐曾任天才,齊家修行。
 
‧民國二年秋齊家受路祖親授性理真傳
 
         同年(西元1913)秋天,一位姓耿的好友告知恩師,在濟寧城內有路祖傳授堯 舜 孔 孟心法之事。然而由於恩師早先遍讀三家典籍,在其心中已建立一套宗教理論。對於耿師伯所說之事以為係屬怪力亂神,而不以為然。

        所幸有耿師伯仍不憚其煩,熱心勸勉恩師不要輕視上乘心法;並知曉恩師事母至孝,提議恩師稟告太師母。於是乃在勸說太師母明理後,一家人隨耿師 伯訪道於路祖。

       恩師經路祖親自傳授心法後讚嘆的說:「經師尊指點,令吾茅塞頓開,豁然體悟實相真諦,明瞭歷世迷昧;貫通萬法一源,天人一貫之理。」
 
‧求道後即設立佛壇 民國五年承命代表師
 
        這一年恩師年屆廿五歲,求道後隨即在自家的私塾開設佛壇,恭請路祖駐泊於此地。路祖傳道之行也必時時隨侍、守謢在其身邊。恩師經一番切磋琢磨,靈光赫赫,照耀宇內。

至民國五年經路祖推薦, 上天降命,任恩師為代表師。恩師畏天命之尊嚴而不敢承受,但路祖不允所請,引用《詩經》「天維顯思,命不易哉」之語嚴正勖勉。

        於是恩師抱著恭敬不如從命,而接受拜命。從此更緊密的追隨路祖四方傳道,喜悅的代行,歷經十數年如一日,獲得路祖絕對信賴。同時恩師三施並行,為道奉獻不遺餘力,對路祖傳道所需的經費助益尤大,而道運也漸漸宏展。
 
‧民國七年超拔太師尊
 
       其中還有一項令恩師孜孜精進的動力,就是為了超拔太師尊。當時超拔先人條件最低必須渡一百人求道。恩師為此每日對親友知己說法,終於渡了六十四人求道。可是恩師心情總是悶悶不樂,經耿師伯察覺,問明原委後向路祖稟告。

       路祖乃請示關法律主臨壇。法律主批示:以後引渡六十四名求道者可超拔。所以《疑問解答》有:「六十四功加一果,拔一層父母,共計九層」之記載。

       因此民國七年(西元1918)沐浴上天恩典,恩師獲准超拔太師尊。

       民國九年(西元1920)耿師伯歸天。

       民國十三年(西元1924),超拔規則又改:「凡齊家者,即可拔父母。若拔祖父母與伯父母者,仍依前例二層果位。」

‧路祖交付道盤天命
 
       路祖完成制訂超拔規則後,自知成道之日將近。囑告恩師:「紅陽時代已過,天盤轉換白陽。三佛應運天盤、道盤,奉行  老母之命,化身降世來完成普渡收圓,萬教歸一之大聖事。」

接著路祖又莊嚴告示恩師:「彌勒古佛化身為吾路中一,執掌天盤;南海古佛化身吾胞妹,扶助天盤;濟公活佛化身汝弓長,為掌握道盤之祖師。此絕對至高無上之天命,任重道遠,不容推辭。」

雖然至此路祖已道明真實的前身,然而平素恬淡無欲的恩師一聽之下,仍是為之驚愕不已,趕忙離座下跪,懇求讓與賢能。

        可是路祖眼見天召之日已然迫近,而恩師又再四懇辭,心中非常焦急,不允恩師所請,極力將全盤道務付託恩師。後路祖於民國十四年(西元1925)二月初二日歸空,恩師之悽愴痛苦非言語可表。
 
‧濟南開道 禮讓賢路
 
        當時在路祖門下弟子數千人中,代表師二十餘位,居重要領導地位者有八位。其中恩師的經歷最淺,後學人數也最少。

        路祖成道後雖然將天命托付予恩師,但是恩師依舊遵循陳師姑奶奶(路祖的胞妹)的領導,六年間表文呈奏依然以路祖之尊名行之,功德費及名單全數交由姑奶奶管理。

另一方面自己則離開濟寧,到濟南傳道,然而也藉以避居濟南以讓賢路。

孟子‧萬章篇》記載:「舜相堯二十有八載,......堯崩,三年之喪畢,舜避堯之子於南河之南。天下諸侯朝覲者,不之堯之子而之舜;訟獄者,不之堯之子,而之舜;謳歌者,不謳歌堯之子而謳歌舜。故曰:天也。然後之中國,踐天子位焉。」

又「昔者舜薦禹於天十有七年,舜崩,三年之喪畢,禹避舜之子於陽城。天下之民從之,若堯崩之後,不從堯之後而從舜也。」

        以上是禪讓史中的一段佳話,更顯示出天命之所歸。古來聖哲都同此心,同此理,恩師為讓賢路,而避居濟南,也如同舜與禹之避居南河之南與陽城啊!
 
‧民國十九年奉天承運十八代祖道脈
 
        詎料 皇母不允,於民國十七年間降鸞各壇,亟命恩師拜受天命;路祖也頻頻降壇催促,諸天仙佛更履履表達企盼之意。

        民國十八年冬月,在濟寧的姑奶奶特命前輩代表師郝寶山領導北上濟南勸說恩師 返回濟寧拜命。

郝領導對恩師說:我聽聞舜傳禹時說「天之曆數在汝躬」,今日貴台天命乃是天人所共同認定。若遲一日,則千萬人離上天恩典日遠,期望此際快拜受天命以報天恩師德。

恩師謙敬的表達:承蒙路師尊大恩,以及師姑大德,無法報答於萬分之一。況且長幼有序,願讓於有德的前賢。

        郝領導說:既然師尊(路祖)在世即已保舉,況且貴台又有活佛之愿。昔日舜帶領天下諸侯為堯服三年孝;如今師姑卻已暫代六年,八位領導者都希望貴台效法大舜,順天應人,接受這個大任。

於是恩師乃於民國十九年(庚午,西元1930)夏季大典發出洪誓大愿,嚴謹拜命萬八年之道盤天命,誓願完成普渡收圓,萬教歸一之大聖事。(悟見註曰:孫慧明師母,此時也與師尊同領天命)

        拜命之後厚待諸道親,封郝寶山、張自忠為道長。道長也各表示忠誠擁戴恩師之意。恩師命郝道長負責河北一帶道務;張道長則自願輔佐江蘇 鎮江地方。也因此在日後民國三十七年師尊成道一週年紀念祭,由張道長負責主持祭典事務。
 
‧不修天機、不修顯化、不修人情
 
        須知恩師並非圖謀坐享其成之輩,在拜命後他把道務已然上軌道的濟寧交由姑奶奶及前輩們負責,自己則又北上,以濟南為根據地,廣接眾緣,伸展東南西北之地區,道務順利進展。

恩師以「不修天機、不修顯化、不修人情」三要項告誡大眾,以真理導引迷昧解脫輪迴,超出三曹而達理天之境界為望;並囑勉大眾保持修道者之本色,盡一份力量,貢獻於道中。

         民國二十四年初春開道天津,孫道長訪師求道。

         民國二十五年太師母歸天。
        同年十一月南京 建業路總壇落成,恩師於蒞臨主持途中受臨檢,一行人無辜被收監。剛求道不久的胡德慶前賢見恩師受困,急忙設法解圍;張五福前賢更以生命財產保釋。經查無違法事實,百日後釋放。

        民國二十八年正月制定《暫訂佛規》。

        民國三十年,孫道長開拓上海、浙江、福建、及綏遠之包頭;吳信學前人開荒溫州。恩師則常駐於上海總壇,指導規劃方針。此時可謂天道之全盛時期。
 
‧金線道掘起
 
        然而正所謂「道修謗興,德高譭來」。民國三十二年在函谷關(山西、陜西、河南境)掘起「金線道」一派之謀叛者,在各地謠傳流言表示恩師三十年之傳道已疲勞,須要休養。表面上慇懃掛懷恩師,事實上竟想橫奪恩師道盤。他們漸漸壟入都市,徐徐製造勢力。專論天機、捏造碑文、道書中插進假名,秘密抹殺師命。

孫道長、胡德慶接獲報告後,呈報恩師;恩師乃命王秀琪調查,並循循善誘,喻以大義。瞭解實情後,多數人含恥謝罪,懺悔不該盲從,而種下惡因;至於偽善者弄巧成拙,自毀前途,實在相當可惜。

        民國三十三年中秋,恩師蒞臨杭州視察道務時,有位熱心道親呂玉堃貢獻在西湖 南屏山土地,做為建築恩師公館、開設佛壇並做修養調氣之所。恩師長期辛勞,加上這段期間,為勸導金線道之不正當,親臨江蘇、浙江、福建、廣東等地。疲勞奔波三十年的身心,於西湖休養一段時間,得以慢慢恢復正常。 這一段期間,恩師也親自擇定此處將作為日後陵園所在地。
 
‧巴郡道脈百年祭
 
        民國三十四年中 日戰爭結束,眾所期待的和平終於來臨,全民歡欣,割讓了五十年的台灣光復。

民國三十五年,恩師有意來台傳道,但是由於光復之初情況不明,經周圍道親勸解而打消來台的主意。隨即改變行程,帶天才往四川 成都辦道;開荒台灣之行則由吳公、鄧公、鄭公三位搭乘鄧公自家的帆船首航台灣。

在四川方面的道親聽聞恩師大駕光臨的消息興奮不已,迎接恩師的場面感人。恩師暫住於成都總壇,來往道親相當踴躍,都以一睹恩師聖顏為榮。

         四川古稱蜀地,有「天府之國」之美稱,物產豐富,人口有一億。三國時劉備在此稱帝,國號漢,又稱蜀漢。

        此外,更是歷代祖師傳道的重要地方。
        如十二代袁祖初開黔(貴州)、滇(雲南),又闡道西蜀,渡了徐、楊十三祖。

        再如十四代姚祖以及五老祖流血護道的西乾堂也在此。

        又如徐、楊十三祖即是受難於成都 九眼橋。恩師此行曾長跪橋頭悼念,淚眼滂沱,誓愿完成濟渡眾生之大任,以慰徐、楊二祖在天之靈。

        並擇日在總壇舉行巴郡道脈百年祭,呈奏表文追思歷代祖師,發下洪誓大愿,完成祖師未竟之志。
 
‧青天霹靂 巨星殞落
 
        民國三十六年七月盛夏,恩師與數名前賢造訪四川盆地西邊的峨 嵋山佛教聖地。其自然景觀壯麗,山明水秀,瑞氣鐘靈,登山觀覽,令恩師喜形於色。

        途中一行人在樹下石台休憩,恩師吟誦著詩人李白《峨嵋山歌》:「峨嵋山月半輪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;夜發清溪向三峽,思君不見下渝州。」吟誦中透著無限感傷,卻又宛如心血洶湧。

突然間恩師顯現丈六金身,靈氣豪光眩目。隨行徒眾瞬間猶如遭遇強大電流一般。就在此時晴天霹靂,接連著又是急風,又是驟雨。

更令人震驚的是在前方二三十公尺,山 頂上遭霹靂擊中的巨石轟隆作響,隨即崩落於面前,阻塞前方洞窟入口。眾人見狀,惶恐的趨向恩師周圍保護。

        恩師則閉目沈思,靜靜的誦唸著《禮記‧檀弓上》孔子的一段話:「泰山其頹乎?樑木其壞乎?哲人其萎乎?」並說:「今參訪峨 嵋山,岩石墜落阻塞道路,庶乎吾將色身歸隱?」

恩師從此面色凝重,一語不發。返回成都後便獨自閉室靜座,辭退一切會客。諸弟子則延請名醫來為恩師診治,對其生活起居也特別留意。
 
‧天召火星 圓寂蓉城
 
        八月十五日(陽曆九月二十九日)中秋夜,在成都總壇三樓舉行祭典,恭請

老母臨壇求訓。恩師接駕叩拜之後,於訓示進行中感覺身體有異,乃先行退壇,獨自下樓閉室靜坐休息。

老母訓示說:「弓長孝子召歸天庭,深明天意,萬八師命須兒等繼續完成,事死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,乃至孝之行也。」

       滿堂道親見訓,急忙下樓探望,唯獨天才雙眼泣腫的告訴大家:「天召恩師,色身已隱,師命含殮闔棺。」大眾嗚咽慟哭,如嬰失怙,如暗衢失明,悲痛哀悼,憤不欲生。唯見峨 嵋山頂一輪明月高照大地,秋風颯颯,落葉飄飄。

       訃聞即時傳報天下,在上海的劉師母、師兄以及道長們於十六日急速成都之行,料理善後,靈柩空運至上海 虹橋機場,安置於白宮殯儀館,擇日追悼出殯,安葬於杭州 南屏山,享年五十九歲。葬儀完畢即請求結緣。

       老母封為「天然古佛」,號賜「萬國教主」,繼續萬八年普渡收圓之使命。

民國三十七年,恩師歸空週年祭典,全國誠心道親跋涉萬里,趕赴杭州 南屏山墓地參加追悼儀式。無論階級高低、青年老幼,都抱著一顆忠誠恭敬的心參與,哀榮音韻徹聞遐邇,默頌師尊恩德,永孚師名於大千世界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悟見天道文化網

GMT+8, 2019-3-24 03:12 , Processed in 0.052027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Free Web Hosting